teekvyv

他其实是个很温暖的人

是一个“妙卡紫”的手帐~🦄

祝老张生日快乐,也祝自己快乐吧。

以前就算是许愿,也无非是考试100分这样不切实际且幼稚无比的愿望。

如果祈祷真的能实现的话,诚心的祝福你抵达新天地,就别有关系,别再纠缠了吧。

是你说要做到最好的。

是真的希望你能解脱。

是谁教你用这个表情啊2.0

老吴:艺兴喜欢的我都喜欢,他老用的表情我也要用~

你们俩喜欢的我也喜欢。🍃

今天去逛超市,本是无意去寻找与你有关的东西,却在转角又发现惊喜,让我这个不吃巧克力星人也忍不住多买了几个口味。

最近越来越常在生活中见到你,也经常听身边的人提起你,前缀也不再仅限于“小绵羊”。

我知道,你离成功已经很近了。

谢谢你,让我随处可见。🍃

有时候也会在想,他怎么会这么好啊?

过了这么久了,他怎么就是不变啊?

明明也经历过背叛,也经历过那些难以启齿也不为人知的日子,他怎么就是知世故而不世故啊?


张先生啊,你是这个世界所有的新奇与意外。

W先生的故事

他从未想过伤害你

乾歌:

1.


W先生是位演员,至少他的微博简介上是这样说的。


W先生最初出道的时候,还只是位偶像歌手。


W先生是被某个著名的造星工厂捧出道的。出道是个很漫长又痛苦的过程,无数人挤破脑袋想进这个工厂的练习室,也有无数已经进去了的,费尽心思争取那少的可怜的出道名额。


W先生算幸运,只练习了三年就出道,那里有很多练习生,五六七八年了,依然在坚持着希望。


W先生每次回忆起来,都无比佩服那时候的自己,他想如果让现在的自己再去当一次练习生,估计三个月都坚持不下来。


好在那些都已是被他丢弃在岔路口的皮囊噩梦,他知道这是前进路上必须做的,即便要背负骂名,他也得向前进。


被W先生一起丢弃在岔路口的,还有当初陪他练习的Z先生,噢,更确切点说,大多数时候是他陪Z先生练习,因为Z先生实在太努力了,W先生经常看到他自己一个人在练习室,挥汗如雨地重复单调的舞步。


在当时的W先生看来,Z先生已经足够好了,可Z先生说,比他好的人还有很多,他必须得更努力。


有五十个人一直在等着我呢,Z先生说,我得再努力一些,我一定要出道。


W先生说,嗯,你一定会出道的。


Z先生就笑了,说,你也会的。


W先生看着Z先生脸上的酒窝,很想伸手去戳戳。


 


2.


Z先生在造星工厂当练习生的时候没什么朋友,他被很多练习生视为劲敌,而且他大多数时候都在练习,没时间去搞人际关系。


W先生虽然也没多爱交朋友,但他比Z先生还是好很多,很早就被传他是内定的出道人选,他身边围绕的人自然也少不了。


W先生最初认识Z先生的时候,Z先生还是肉肉的少年仔,还没长个子,还没蜕去婴儿肥。W先生喜欢捏他的肚子,肉肉的,Z先生怕痒,在地板上笑的毫无形象。


W先生对Z先生很好,很多人都这样说,但W先生觉得自己没做什么,顶多就是出去玩的时候叫着Z先生,或者逛街顺道给Z先生买点他喜欢的东西,在Z先生生病的时候把他从练习室拖回来休息,他觉得这些是份内的事儿。


Z先生很少反驳W先生的意见,他也不怎么开口问W先生的喜好,但他知道W先生喜欢五分熟的牛排,喜欢咖啡大过于奶茶,喜欢吃苹果但懒得削皮,也知道W先生不喜欢吃鱼,不喜欢用牙杯,不喜欢穿内裤睡觉。


W先生以前不觉得,后来他把Z先生丢在过去,一个人往另一条路前进的时候,偶尔会想,连我的助理都会记错,那个家伙是怎么记得住我这么多习惯的?


 


3.


Z先生的妈妈有时候会来看他,W先生觉得奇怪,Z先生的妈妈来了好多次,却从没见过Z先生的爸爸,W先生也很少听Z先生提起他的爸爸。


W先生觉得这是Z先生的私事,他不好意思多过问。


W先生对Z先生多了些同病相怜,与他越发的亲近。


 


4.


Z先生喜欢毛茸茸的玩具,W先生说女孩子才会喜欢这个,Z先生气的好几天没理他。


后来Z先生过生日的时候,W先生送了他好软的一个熊仔。


W先生知道Z先生不喜欢略苦的咖啡,他更喜欢甜甜的奶茶,W先生有时会故意买错,在Z先生兴致缺缺的咽咖啡的时候,递给他一块打包好的芝士蛋糕。


W先生很喜欢看Z先生眼睛亮起来的样子,那双眼睛笑弯起来的时候,好像装满了星星。


 


5.


W先生以前以为Z先生是内向的不爱说话的,后来认识时间长了,才知道Z先生也是爱闹的小孩子性格,再后来Z先生遇到了L先生,W先生又发现,原来Z先生也是个逗比。


L先生进来工厂的晚,W先生不知道为什么,跟他有点不对眼。


L先生很喜欢找Z先生,他们的练习科目是一样的,Z先生常常教L先生一些自己的经验,一来二去,W先生也算跟L先生熟了。


L先生跟Z先生凑一起就是对活宝,闹来闹去一刻都不消停。


W先生莫名觉得不爽。


比如出门的时候,W先生知道Z先生常常丢三落四,以前他常常会提醒Z先生记得带好东西。但L先生不问,他会默默的替Z先生收拾好随身的物品,Z先生有时随口问,我的mp4呢?L先生就回道,在你背包左侧的口袋里。


再比如Z先生常常练习到很晚,以前W先生走前会来叫他,如果Z先生说还要继续练,W先生会先回去,然后过几个小时,会再打电话让他早点回去休息,或是再回来揪他回去。L先生呢,他会跟Z先生一起练习,或者,他回去吃个饭休息一下,再返回来叫Z先生回宿舍。


吃饭的时候,L先生从来不会买Z先生不喜欢的口味,也不许Z先生吃很多辣,Z先生嗓子做过手术,不能吃太辣的东西,大多数时候L先生会多打包一份芝士薯条,因为Z先生常常练习到很晚。


W先生觉得他跟Z先生越隔越远了,但看着跟L先生笑闹的Z先生,他又觉得,这也挺好的,总比让Z先生一个人独自对着镜子练习好得多。


 


6.


Z先生瘦了好多,个子也高了很多,但无论怎么瘦,肚子上的肉依然软软的,W先生数次见他对着镜子叹气,感慨腹肌为什么还不出来,明明L先生比他还瘦,却有六块腹肌。


W先生莫名怀念那个肉肉的Z先生。


有次L先生凌晨去接Z先生回宿舍的时候,被门口其他艺人的粉丝看到,大呼这两位练习生好帅,于是跟拍了几张照片。


当然那时他们尚未出道,拍照的人也不会知道,被拍的这两个人日后会成为红透半边天的娱乐圈新星。


W先生看着那几张照片,想,如果被拍到的是我,应该会更帅点。


 


7


后来W先生终于跟Z先生一起出道了,还有L先生和其他几人,也一起出道跟他们成了队友。


W先生出道时,被包装成高冷的王子,W先生很快入戏,形象气质言行举止,无一不高冷。


造星工厂很给力,很快,W先生他们就在圈里初露锋芒,无数的赞誉和橄榄枝,夹杂着质疑,扑面而来。


人气与W先生不相上下的,是W先生并不算太喜欢的L先生。


Z先生身上的瞩目相比他们而言少了些,但Z先生不太在意这些,他在努力学习演戏和作曲。


W先生听Z先生提过,他想做音乐,想当制作人,想尝试很多。


W先生自己呢?W先生想了很久,也没说出什么来。


 


8.


W先生收到很多橄榄枝,他多少有些动心,要是有更好的机会,为什么不抓住?


他这样想着,那些丝微的愧疚,慢慢被美好的前景遮掩起来。


W先生私自跟其他经纪公司接触的事被造星工厂知道了,他被限制归队。他打了很多电话,给他妈妈,给他的朋友,他们都安慰他,会越来越好的,W先生觉得自己没做错,他只是为了更美好的前景,这有什么错?


最后他给Z先生打电话,说了很多,说他在造星工厂受的委屈,说其他公司提的条件很优渥,W先生希望Z先生跟他一起走,因为那样他们的梦想会更容易实现。


Z先生静静听他说完,最后他说,W,你的梦想是梦想,其他人的梦想就不是梦想吗?


W先生一下子愣住了。


他知道这样做可能会毁掉其他队友的梦想,但他管不了那么多,他的美好前景近在咫尺,他必须抓住。


 


9.


W先生又等了半年,等攒够了足够的人气和资本,W先生向造星工厂提出了解约。


他对自己说,我要朝前走了,那些指责和质疑都将被我抛在身后。


W先生的解约在娱乐圈掀起了不小的水花,他全都不听不看,不在意。他并不担心后果,他肯接过那根橄榄枝,就早想过会是什么后果,W先生知道,会有人替自己摆平这些。


他只要安分的待着就好了。


 


10.


W先生选择的路走的顺利,拍戏代言走秀,W先生的人气比解约前更甚。


W先生没有再联系过Z先生,Z先生也没有联系过他,俩人一起当练习生的那几年,还有出道后的那几年,都像一场当季的电影,放映过就结束了。


W先生听他的新助理私下聊起Z先生和L先生,说Z先生好久没在镜头前哭,连哭起来都软软的。


W先生最怕Z先生哭,W先生完全不知道怎么哄人,只能手忙脚乱的把人抱怀里,像哄小孩一样拍拍背哄着。


好在Z先生不爱哭,W先生总共也就见他哭过几次。


Z先生说,我的粉丝天天想着怎么弄哭我,这是粉丝吗......


那时候L先生笑着说,那是因为你哭起来很好看啊。


W先生翻出手机,看着屏幕上有些哽咽却拼命抬头不肯流泪的Z先生,L先生依然站在他身边,拍着他的背,轻声安慰他。


W先生喉结处动了动,觉得有些难过,他最不愿看见Z先生的眼泪。


偏偏这些眼泪都是因为他才会掉下来。


 


11.


又过了几个月,L先生也解约了。


又一次轩然大波,W先生想,Z先生应该也快回来了。


但Z先生在采访时明确的说,我不会解约。


如果换做是其他任何人,W先生都会认为这是在说场面话,但说这话的是Z先生,W先生知道,Z先生向来是说了什么就会做什么——他从不说他做不到的事。


W先生发了会儿呆,拍戏的时候有些不在状态。


L先生解约,Z先生说支持他的决定。W先生解约的时候,Z先生从未表过态,只有那次录节目——那是他唯一一次对W先生的解约做了回应,他一边说着那些场面话,一边努力仰起头,但那些眼泪还是落了下来。


W先生有些怅然若失。


 


12.


W先生和L先生都离开后,Z先生有很久没有更新微博状态。


出席活动的时候,Z先生经常发呆放空,有时候表演完了要谢幕,Z先生会下意识的伸出手想去抓什么,或者跳舞的空拍,Z先生会伸手想跟谁击个掌,但他周遭都是空气,一个人都没有。


W先生反复的看着那几个图频,手上的烟烫到了指尖,一抽一抽的疼。


 


13.


W先生在某个节目的后台遇到过L先生几次,他们要合作一个节目,对着L先生和镜头,W先生笑的得体又温和,L先生也是,对着镜头笑的人畜无害。


W先生想问L先生,有没有跟Z先生联系过,想了想,何必给自己添堵呢。


后来那个节目被腰斩了,W先生舒了口气,他觉得L先生应该也舒了口气。


 


14.


Z先生最近在拍电影,制作人W先生也认识,他下部电影就是要跟这位制作人合作。W先生有意无意的问起Z先生,制作人说,小Z啊,什么都好,就是太认真了,容易吃亏啊。


Z先生开了工作室,W先生很惊讶,造星工厂肯放手让Z先生单独录节目已经是出人意料,如今还让他成立了个人工作室,W先生简直要怀疑造星工厂是不是被人偷偷换了芯片。


W先生的助理说,Z先生也算是沾了你跟L先生的光,不然个人工作室哪这么容易谈下来。


W先生的工作室是挂名在其他影视公司名下的,Z先生的工作室则是完全独立的,盈亏自负,这种模式风险太大,W先生觉得太冒险了。


后来W先生明着暗着打听了一番,知道Z先生手里的资源也还不错,便略略放了心。


 


15.


W先生每天飞来飞去,行程很忙,遇到过很多同行,但从没遇见过Z先生。


W先生感叹,世界真大啊。


W先生问小助理,你是不是......


他想了想,摇头说,算了,没事。


留下小助理一脸茫然。


W先生是想问,你是不是故意调换过我的出行时间,怎么一次也没跟Z先生重合过?


又想,没准是Z先生那边做的呢。


其实W先生自己也知道,他的经纪人不允许他跟同类别的艺人有太多交流,自然能避就避。


 


16.


W先生最近很爱刷微博,连小助理都说他更博太勤快了。


W先生问他,哎,你首页有显示我的博吗?


小助理回道,怎么会不显示?你一发博,瞬间就几万转发,首页热门全被你刷屏好不嘞。


W先生就笑,笑的牙龈都要露出来。


Z先生也会更新微博,但他更新的少,W先生有时候会点开他的名字,看他微博里的评论。


Z先生没有取关他,但也没跟他互动过,W先生觉得没什么,Z先生跟其他人也没有互动过。


 


16.


其实要说W先生和Z先生完全没交集,也不对。


圈子就这么大,W先生最近拍了某家杂志的封面,过一阵子,Z先生也会出现在这家杂志上。Z先生前几天出席了某个活动,W先生过段时间也会出席同一个主办方举办的活动。


W先生出席这些活动,难免会被示好,很多人借着机会想跟他熟悉,言语话题里多少就会提起Z先生和L先生。


W先生零零散散的听了好些关于Z先生还有L先生的话。


 


17.


W先生的房间里摆满了毛绒玩具,有些是粉丝送的,有些是他看着喜欢自己买的,小助理对此表示不理解,W先生摸摸一个小恐龙的脑袋,说,它们很软和。


W先生养了一条小泰迪,毛绒绒的,刚抱来的时候只会吃饭睡觉拉粑粑。


W先生给它起了个名字叫肉肉,有空就训练它,W先生喜欢的不得了。


 


18.


W先生的小助理最近在看Z先生最近拍的真人秀节目,W先生也看了几期,怪有意思的。


小助理问,W哥,Z先生看起来呆萌呆萌的,他是真这样还是节目效果啊?


W先生说,你觉得呢?


小助理有些苦恼,说,本来头几期我觉得他那么单蠢一定是装的,这几期又觉得不像…...


W先生就笑了,说,他啊,就是个小呆子。


小助理认同的点头说,呆萌呆萌的,往那儿一站,还挺养眼的,以前没觉得多帅,现在觉得还挺好看。


说完看看W先生,又嘻嘻笑着说,大概是因为以前你跟L先生站他旁边,你俩太帅了,不过W哥你是最帅最帅的!


W先生哼了一声,自己也笑了。


小助理爱八卦,问道,W哥,你见过L先生的妈妈吗?真的很漂亮吗?


W先生摇头,说,我也没见过。


小助理失望的耷拉了头,W先生说,肯定很漂亮啊,你看L先生那么好看不就知道了。


小助理说,可Z先生就长得不像他妈妈,Z先生应该像他爸爸多一点。


W先生笑笑,说,大概是吧。


 


19.


W先生的妈妈来看他,吃饭的时候问他,你怎么换口味了?


W先生奇怪,哪里换了?


妈妈说,你不是不爱吃鱼吗?


W先生夹菜的手顿了一下,说,我最近减肥,而且,吃鱼聪明。


妈妈说,前阵子我还在电视里看到小Z做鱼呢!做的有模有样。


W先生咽下一口饭,说,那都多长时间之前的节目了,还前阵子,得一年了吧?老妈,你要多吃鱼,吃鱼预防老年痴呆的。


W妈妈瞪他一眼,说,你妈我还年轻呢!我网上看的不行啊!


 


20


日子依然不咸不淡的过,娱乐圈里每天都有不大不小的事发生,W先生听说L先生有了喜欢的女孩子,投资的副业也慢慢步入正轨,Z先生拍了电影,写了书,出了自己写的歌,当年他想要做的事,正在一点一点实现。


还有Z先生一直耿耿于怀的腹肌,也终于练出来了。


W先生在他选的路上走得高调又义无反顾。


W先生从来不怀疑,他们都会越来越好。


W先生也从来不怀疑,有天他跟Z先生会再见,或许他们会一起竞争某个电影的奖项,也或者是竞争某个代言。


W先生想,如果再见到Z先生,他想告诉他,住在你心里的那条龙,它有点笨,可它从来不想伤害你。


兔子先生,你还肯让它继续住在那里吗?



两只“雪兔”。

【这期的奇楼是来发糖的吧】

吴凡高
你以前是叫自己毕加索的
可是艺兴说他觉得凡高更适合你
因为你叫吴亦凡啊(这好像还是第一次听他叫你的名字)

说自己是吴凡高就算了
还要强调是个子很高的高
你不知道他曾经无数次地说过最羡慕你长得很高了吗

下暴雨了是因为暴想你啊 ​​​

孤单就是没有一个人陪
孤单就是在一个人的角落

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七年之痒
你们俩不止七年了
不过现在也还没痒
以后也不会痒🍃

高冷凡
你的微博可以再发长一点
发这么长的微博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哦